港媒 香港需要根除“恋殖”心态_海外媒体看中国

港媒 香港需要根除“恋殖”心态_海外媒体看中国
香港《亚洲周刊》2020年第25期文章,原题:香港需求去殖民化的反思,全文如下:香港需求二次回归?1997年的香港回归,从政治工程来看,可以说是十分顺畅、波澜不惊,没有引起任何的骚动。最具决心目标的楼价还在飙升。香港的国际地位也在节节上升,几度当选为全球经济最自在的城市。但只谈经济、不注重政治与教育范畴的革新,导致今日港独思维在年轻人中延伸,许多回归后出世的新一代乃至呈现恋殖心态,高举英国国旗,让旧日的殖民地成为港独的幻想共同体。走出殖民统治的分割,除了克复土地,还要克复人心。韩国在二战后脱节日本的殖民统治,就一向重视怎么重建大韩民族的主体性,而铲除日本殖民的标志就十分要害。日本在朝鲜半岛殖民的总督府修建雄伟,是日本当局权利的标志。它在战后一度成为韩国政府的总部,但民间对这栋修建感到不满,以为这是韩国人的羞耻。在1996年,韩国总算将它撤除,消除了日本殖民统治的痕迹。韩国人不能幻想香港在回归后不去面临去殖民化议题,而是饲养为患,让殖民地的实力在回归23年之后反扑,乃至影响到市民的休养生息,危害了国家安全。这是政治上的严重失误,也是香港有必要全面整理的问题。台北也曾经有去殖民化的经历。二战之后,台北克复,处处都是日本姓名。国民政府差遣来自上海的修建师郑定邦,将台北市的大街改名,他把一张我国地图,铺在台北市的地图上,我国各地的地名南京、北平、广州、厦门、武昌、西藏、长沙、杭州都成为台北的大街名,现在当大陆游客来到台北,赫然发现这座城市的大街姓名是一个我国的缩影。但香港回归后,彻底没有改动那些殖民地时期的姓名,仍是相同的皇后大路、太子道、公主道。历任总督姓名都是大街的姓名,包含弥敦道、砵典乍街、卢吉道、麦理浩径、卫奕信径等。香港最大的公园维多利亚公园便是留念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。但去殖民化不仅是改动姓名,还要改动千万人心。香港不光从来没有这样政治正确的认识,还在教育上疏于防范, 让一些原本边缘化的别离主义思维渗透到干流社会中,总算在上一年的反修例活动中迸发,暴露了那些恋殖的心态。香港需求正视去殖民化的全方位力气,才干执行人心的回归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